Date:2017年12月14日    Hits:161    Author:Corey

今年夏天,杭州爆发过一次小规模的登革热疫情,虽然影响不大,但也让杭州的防疫部门紧张很久。

其实不仅仅是中国,按照世卫组织的数据,这半个世纪以来,全球登革热的疫情都在持续走高。

可能会有人问,医学科技这几十年突飞猛进,艾滋病都研制出阻断药了,为啥这种传染病却几乎失控?

不是人类不努力,也不是疾病治不好,而是有一个小东西太可怕,让全球的公共卫生体系都抓耳挠腮的想解决方法。

这个小东西就是:

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小玩意,有数据统计,全世界每年死于蚊子传播的疾病的人大约有 1 千万。

1 千万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大半个世纪前第二次世界大战里,直接死于战争的人数才 7 千万,平均算下来一年也就 1 千万。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在全世界范围内相互厮杀造成的伤亡,也就和这个小东西每年给人类造成的杀伤的效果差不多,你说蚊子可不可怕。

不仅仅是登革热疟疾寨卡黄热病等十多种疾病均是它们的「杰作」,

2015 年全球仅疟疾病例就有 2.12 亿,42.9 万人死亡,非洲内陆每分钟就有 2 个人因疟疾而死。

也就是说这篇文章你从开头看到这里的这段时间里,非洲内陆已经有 2 个人因蚊子传染的疟疾而死了。

虽然全世界的科研、医疗、公卫人员都投入到抗击这些疾病的斗争中,然而疫苗的研发赶不上疾病谱的变化,疫情的防线在节节败退。

于是公共卫生领域的专家开始转变思路:既然这些疾病都是蚊虫作为媒介传播的。

想法很好,不过:

地球上除了冰岛以外,蚊子无处不在。在已知的 3500 多种蚊子中,大部分体长都小于 15 毫米,体重仅 2~2.5 毫克,而且适应力极强,产下的卵可以存活超过一年,一旦遇水,便立即孵化。

烟熏、电蚊拍、避蚊胺、杀虫剂..... 从古到今,从土到洋,人类想过无数消灭蚊子的方法。

然而就算到了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世界上对蚊子最有效的武器,也就是 deet 这样的驱蚊化学产品————只是让蚊子离人远一点,杀光它们,还是别想了.....

不过好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叫做「科学家」的人。

当所有人都在想着,有什么更高效的「武器」可以把蚊子杀死、拍死、毒死、掐死的时候,他们别出心裁,想到了这样的一个方法:

蚊子也是爹妈生养的,如果我们让蚊子都不孕不育,雌蚊子怀不上 BB,产不下卵,这不就在源头上让蚊子:

反正蚊子不开莆田系医院,有了不孕不育那是治不好滴。

不要觉得这个想法异想天开,太颠覆认知,这是真的可行的,不仅可行,而且现在已经在做了。

在自然界中,有一种名叫 Wolbachia(沃尔巴克氏体)的寄生菌。这种寄生菌主要感染昆虫这类的非脊椎动物,他们可以通过感染宿主的精巢和卵巢,进而改变宿主的生殖能力。

来自广东中山大学的奚志勇教授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通过显微胚胎技术在蚊媒间移植沃尔巴克氏体的人。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生命科学子公司 Verily 做过一个 Debug Project 项目解释,他们曾经去参观过奚志勇教授的项目,所以可以拿他们制作的图来解释下,如何通过让蚊子不孕不育来达到控制蚊子数量的效果

整个过程分为 6 步。

1. 从其他物种上提取寄生菌沃尔巴克氏体。

2. 将沃尔巴克氏注射到埃及伊蚊虫卵内。

3. 将培育成形的埃及伊蚊进行筛选区分,将未感染沃尔巴克氏体的雌蚊和携带沃尔巴克氏体的雄蚊分开。(因为只有母蚊子吸血)

4. 一切准备就绪后,将不孕的雄蚊在指定地点按指定批次释放。

5. 因为埃及伊蚊雌蚊一生只交配一次,当遇到携带沃尔巴克氏体的雄蚊交配后,受精卵受到沃尔巴克氏体的抑制,无法孵化。
6. 释放结束后,研究人员还需对释放效果进行监测。

今年夏天,丁香园也专门采访过奚志勇教授,用奚教授自己的话说,培养携带沃尔巴克氏体雄蚊:

就是在显微镜下将虫卵放大 200 倍,在虫卵被产出后 60~90 分钟内将沃尔巴克氏体注射在虫卵的生殖器部位,每 500~1000 个注射胚胎才可以建立一个感染系统。这期间注射的位置、时间和菌种都不能有差错。

整个过程类似于将针插入气球,再慢慢抽出来,还要保证气球不破。只不过这里的「针」换成了胚胎注射针,「气球」则成了白纹伊蚊的卵。

现在在中国广东有世界最大的「蚊子工厂」,里面的研究员一天可以扎 100~200 个「气球」,奚志勇教授将沃尔巴克氏体技术与放射技术相结合,通过注射、培育、筛选、饲养、辐射、释放等步骤,让这座 2011 年建成、面积超过 3500 平方米、有 4 个车间的「蚊子工厂」每周能生产 500 万只雄蚊,且均携带沃尔巴克氏体。

这种不一样的骚操作,确实对于全世界的防蚊灭蚊工作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广东沙仔岛 2014 年试点释放,监测数据反馈部分地区成虫抑制率达到 95% 以上。

在去年第五届世界卫生组织病媒疾病咨询控制年会上,奚志勇教授团队的技术被认可在蚊媒疾病控制上拥有「高效、长远」的效果,同时也被认定为当下最具有潜力的控蚊三大技术之一,另外两个是转基因雄蚊和昆虫绝育技术。

除了控制蚊子数量外,奚志勇教授告诉丁香园:

日后,沃尔巴克氏体还将用于更多领域,目前针对疟疾的感染沃尔巴克氏体的疟蚊已结束试验阶段;针对稻飞虱(农业害虫)的沃尔巴克氏体也在加紧研制中,未来都将实现规模化生产。

当然对于这样别出心裁颠覆认知的操作,学界对其存在的风险也是严密监控:

世界卫生组织媒介控制小组有过评估,目前这项技术只是把蚊子的数量控制在疾病爆发的临界点以下,并不是完全灭绝。

蚊子打不死,那就让它们不孕不育,虽然相关技术学界依旧在攻关之中,我们还不知道这项颠覆大家认知的工程,究竟会怎么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不过还是让我们记住这个让蚊子都能不孕不育的中国男人:

转载至知乎!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